关于我们ABOUT US

百年建筑风华 一方青岛印象

本源——本土建筑风华独立

青岛,是一座色彩缤纷的城市,康有为将其形容为“红瓦绿树碧海蓝天”。如果说隽永曼丽的自然风光是青岛的外表,那么那些色彩雅致、造型独特、充满异域风情的老建筑就是青岛的内涵了。一栋栋老建筑,容纳着德式、日式、俄式等多样风格,淬炼着红瓦、黄墙、蘑菇石等独特技术,虽历经百年洗礼,却依然奔腾着鲜活的生命,在时间的长河里沉淀下沧桑与丰厚。漫步在老城区蜿蜒的石板小路,老建筑就像一曲优雅的背景音乐,舒缓、精致、自由,带你感受青岛特立独行的城市品格,让你自然的捕捉到青岛的城市印象。

探源——载负使命执守探索

如此丰厚的建筑文化,怎能不让青岛人骄傲,又怎能不让中国的其他城市羡慕!在城市飞速发展的今天,如何传承和发扬百年建筑文化成为一个实实在在的课题。青岛城建作为诞生并根植于青岛的企业,在与青岛长久的血脉相连中,读懂了这座城市,固守了自己的信念,在传承和发扬建筑文化方面,步履坚定而有力。这一切,源自青岛城建对这座城市深深的热爱,对历史建筑浓浓的眷恋。

在青岛城建最核心的建筑产品营造上,从上世纪九十年的威海路步行街,到“山色”系列的阳光山色、竹韵山色,再到北京市场的青岛嘉园、玫瑰御园,青岛城建的研发团队充分汲取了本土历史建筑的营养,放眼世界,笃志笃行,在产品的建筑设计和景观设计上借鉴了青岛历史建筑的经典符号和园林景观的设计原则,逐步形成了独具青岛地域特色的设计风格,摸索出了一套较为完整的产品标准体系。“青岛印象”的概念也伴随着企业“追求卓越,创造经典”的核心发展理念,如蛹化蝶,走向市场。

策源——浓情作品策动出新

2010年1月,青岛城建旗帜鲜明的提出了打造“青岛印象”产品系列的经营方略,并作为集团公司品牌发展的核心,建全国一流产品,造青岛特色社区,坚定不移的走自己独特的品牌发展之路。

“青岛印象”以对城市的爱为起点,以小鱼山、八大关为典型印象区,以“红瓦绿树碧海蓝天”宜居理念和“以爱为本”人文理念为核心,以打造高品质的栖居地为落脚点,最终倡导一种具有青岛风情的自然优雅的生活方式。它是青岛城建践行社会责任的具体体现,也是企业长远发展的理性思考。

“青岛印象”,承载着青岛城建人的满腔热情,托负着企业发展的美好愿景,从卓越到超越,从传承到传世,正在高歌奋进,劈浪远航!……

地域主义与青岛印象

青岛城市建设集团总工程师 乔均

“青岛印象”,与其说是青岛城建的品牌战略,倒不如说是建筑文化的深层思考。经过一段时间的思维梳理,我认为从现代设计思想入手,应用现代设计理论指导“青岛印象”的研发工作是最为合适的,即“地域主义”创作设计思想。
对“地域主义”设计思想的理解和怎样去做“青岛印象”,本文进行了初步的探讨,浅薄之见愿与同仁们商榷。

何谓地域主义与地域性设计

人类文明进入二十一世纪,后工业时代——信息时代其各个领域趋于国际化。建筑文化也不例外,城市千孔一面现象尤为突出。同时,优秀的建筑师们和致力于学术研究的建筑学者们为解决“建筑国际化”进行了深入的反思与理论探讨,相继推出了各种建筑理论、观点和方法。有很多建筑作品成功矗立于世界各地,令人刮目。今天来看,这些观点和理论最终成为建筑师们思考与设计的方法。其中,最令建筑界关注的设计理论是“地域性”,或曰“地域主义”。

提到“地域主义”,不得不提及“地域文化”。“地域文化”是广义层面的问题。国内文化界经过多次学术讨论,基本认同“地域文化”专指“中华大地特定区域源远流长、独具特色、传承至今仍发挥作用的文化传统”。

“地域设计”文化可以概括为:建筑的地域性原本是一个朴素的概念,并无任何神秘可言,它并非某种程式化的风格、主义、流派,究其实质是一个“以人为本”的创作观与方法论。建筑师作为地域建筑创作的主体,以合理的构造方式、恰当的形体语言组织实现使用者诗意的栖居,唤起他们的认同感和归属感,这就是其最本质与原真的思想。

建筑的地域性是建造活动中各要素与地域之间依存与契合的关系,是在特定时刻和场域中的自然地理、社会文化、经济技术和社会需求等地域环境下的建构模式。提升地域建筑综合效益的重要策略是在追求最佳单项效益的同时,注重多要素间的协调。

地域性作为建筑的基本属性是与生俱来的,一直伴随着建筑历史发展的全过程。建筑地域性的独特表征使其既有相对的稳定性,同时也是一个动态发展的过程。它既要维持和延续原有传统的地域观念,又要通过应用现代文明和技术对传统建筑重新诠释,实现对现实与未来地域性特征的重新判断。地域建筑创作的目的应当揭示、阐述当代人的文化内在,而不仅仅是描述文化形式本身,更不能将其历史文脉与现代化品质对立起来。 地域性建筑创作即是建筑师的“现代性的建筑语言”,通过“适度性的要素组织”,为使用者提供“原真性的生活体验”。

建筑地域创作设计文化的主要要素

1、识别性

地域文化的差异,使其文化符号呈现出可识别性。这一点对于地域建筑文化来说尤为明显。毋庸置疑,各地域的建筑特色、风格为各行业艺术家、设计师们带来了创作激情,梳理、提炼地域建筑的“识别性”是创造者们的专业理性。

青岛,由于特殊的历史原因,城市风貌具有明显的西洋异国风情,这也就奠定了她的城市特色,到过青岛的人都对城市的美丽“印象”赞叹不已。康有为的“红瓦绿树,碧海蓝天”,现已成为概括青岛风貌的标志语言。1912年秋天,来青岛考察的孙中山就对这里高起点的城市化建设给予了肯定的评价。他在向青岛高等专门学堂的学生演讲时,希望学生努力学习,把青岛成功的城市建设经验和科学方法推广到全中国。

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客居青岛的学者和作家描述这座城市“好像是一片汪洋绿海”的茂密树木;“起伏在山冈上如一条蛇”的马牙石路;“一座一座立在小小山坡上”的簇新坡屋。郁达夫说,“去青岛的人对她所得的最初印象,比无论哪一个港市,都要清新些,美丽些。香港没有她的复杂,广州不及她的洁净,上海比她欠清静,烟台比她更渺小” 。中国著名建筑学家、建筑巨匠梁思成专门著书论述青岛城市建设,对青岛的城市规划、市政道路设计尤为推崇,对青岛的院落、围墙、小品等特色设计进行了赞美式的专业介绍。

龙山路26号的迎宾馆,是青岛的大型经典建筑之一。它以自身的辉煌和典雅的气势征服了所有见过它的人们。梁思成先生先后五次来访青岛,每次都会先来迎宾馆,就像看望他的一位老朋友一样。他认为,迎宾馆的建筑样式是一种全新的概念,是一种结合了“东方理念”的建筑艺术。他还曾多次呼吁要保护好以迎宾馆为代表的欧陆经典建筑,认为这是一种不能再生的“文化产业和资源”,甚至在他的遗嘱中还有所提及。1996年建设部首席高级顾问郑孝燮和国家文物首委会副主任罗哲文对其均赞不绝口。郑孝燮说:“迎宾馆确切的说是洛可可式风格的经典建筑,但也包含有巴洛克的一些建筑形式。比如,建筑的不对称,从哪个角度看都是面貌一新,不重样。而且,其建筑的细部更讲究,更经典,也更富有变化。”罗先生说:“迎宾馆的建筑檐头和屋面坡度也是‘东方式’的,是根据青岛的地理形势而设计的。因为青岛比德国的纬度低,降雪也少,所以屋面的坡度也小。这就是梁思成所说的一种‘东方理念’。”

青岛的识别语言无论是表象还是内涵,显而易见,都容易捕捉到。不像有些城市需要花费很多心思去归纳和提炼。

2、符号性

用“符号学”理论指导地域设计创作,已是设计界广为采用的一种方法,其理论本文不再赘述。

我认为“青岛印象”的创作,离不开青岛地域文化符号的表达。青岛是一个一百多年来的海派文化与中华齐鲁文化相交融的新型滨海城市,由于地域的物质条件(自然、气候、地理等)、历史条件、文化积淀与众不同,地域符号具有独我唯一性。虽然,改革开放三十年来,青岛城市景观因高楼林立的现代建筑而大为改观,但这种城市面貌在中国大江南北的各个城市似曾相识,也就是常说的“国际化的、时代感的千孔一面的城市”。对比之下,历史留下的固有符号越发凸现,深深印入青岛人和外地人的心灵深处。模糊的早已忘掉,留下的是“青岛印象”。

符号意义和符号语义不同。符号语义偏向如实记录某样事物或事情的发生过程。而符号意义是指人们在经历过程之后得到的精神体会。符号意义更多的是代表情感、氛围或者是一种文化。

“红瓦绿树,碧海蓝天”已是青岛城市风貌色彩组合符号,特有的地段坡度、弧线与大海波涌相吻合,高低错落,左掩右映,前、中、远移步异景,这是空间体态符号;八大关、小鱼山、信号山、观象山、江苏路、中山路……这是标志性符号;折坡屋面、老虎窗、山花、崂山红、马山绿、手工艺的清水红砖、马牙石弯路……这是细节构成符号。

十九世纪六十年代由英国兴起欧美工艺美术运动,新艺术运动的建筑艺术历史性的落地于青岛。处于这段历史的建筑师将希腊、罗马的拜占庭、哥特式、巴洛克、乡村民居等古典型制组合于一个建筑之上,利用工艺美术运动所倡导的理论,结合青岛当地自然环境、物质状况条件、人工条件塑造了特有的气质和韵味的青岛建筑。无论是体态变化、部位造型,还是材料质地、细部表现都是我们创作取之不尽的符号源泉。

3、渗透性,包容性

文化具有渗透性、包容性,人类文明史已证明了这一点。

海外地域建筑文化的渗透和中华民族的包容性造成了青岛的特色。进行“青岛印象”创作要抓住这一大原则,才能不失去方向。国内有很多建筑学家呼吁中国的建筑要传承传统建筑文化,对“欧陆风”贬多褒少。唯独在青岛,无论你用什么样的设计方法,如果不融进青岛特色和气质,建一个传统北方风格建筑或一个传统南方风格建筑,你总会感到怪怪的。

青岛建筑——西方的设计隐含着中华民族文化的精神,中国的建筑带有西方的神韵。

4、延续性、发展性

民族或地域的文化具有延续性,在文化的延续中,其形态保持了原有的特征。另一方面,任何一种文化在历史进程中都会发生变化,文化形态将会发生演变。文化在发展中的演变会出现以下情况:

一方面本民族、本地区的文化经过长时间的发展形成了自己的形态,这种文化形态对于外来文化和现代文化产生一种排他性,这就出现了对民族文化、地域文化的延缓。但民族文化、地域文化不可避免的受到外来文化的影响,它会吸纳接受外来文化,表现出文化包容性的特点。因此,另一方面,民族文化、地域文化在发展过程中,需要保持其自身的原有文化形态的基础上,不断的改造落后的文化形态,最后形成一种具有新内涵、新活力的民族文化、地域文化的形态。

“青岛印象”要延续什么?怎样延续?“青岛印象”要发扬发展什么?怎样发扬发展?我认为这是一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情,归到文化上讨论古今中外均是这种情况,从来都不是一加一等于二的问题。人类文化的复杂性造成了人类千姿百态的文明史,建筑文化同样跳不出这个规律。

对于延续和发扬发展的关系,中国工程院院士、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院院长、上海世博会中国馆设计者何镜堂这样说:“建筑的地域性、文化性、时代性是一个整体的概念,地域是建筑赖以生存的根基,文化是建筑的内涵和品味,时代性体现建筑的精神和发展。三者又是相辅相成的,不可分割的。如果建筑师能够很好的理解和综合应用建筑的三性,强调整体性和统一性,就能创作具有特色的建筑。”

结语

本文仅以粗浅的认识,用地域设计文化理论谈“青岛印象”的创作问题,这个理论并非哪一派,反倒是各个所谓“派”采用的思考方法。进入二十一世纪时,建筑师和学者们为解决全球化城市千孔一面现象,经过艰苦的努力尝试发展,形成了当今“新现代主义语言”,有的叫“晚期、后期现代主义语言”,还有的叫“高级现代主义语言”,在中国有的建筑学者称其为“小康现代主义语言”。这些语言告别了二十世纪,过去的设计思想作为金科玉律不可逾越,而今已经“Out”了,几千年来的建筑形式美原则在当今前卫建筑师来看是一种约束“心灵翅膀”的绳索,设计飞机的软件可以用来进行建筑创作,建筑的外形亦可以用电视机外壳来解释;等等。

在这些“语言”当中,除了本文介绍的“地域主义”,还有“新都市主义”、“景观都市主义”、“新古典主义”、“生态主义”、“高技派”等。清华大学教授吴焕加在其著作《20世纪西方建筑史》中提出当今建筑途径中有六种主要趋向:
一、 沿着现代主义建筑道路延续发展的趋向; 二、 后现代主义建筑的趋向; 三、 高技术风格的趋向; 四、 解构建筑的趋向; 五、 借鉴历史建筑的趋向; 六、 重视建筑地域性的趋向。

所以,我认为“青岛印象”起码应是顺着“借鉴历史建筑的趋向”和“重视建筑地域性的趋向”去分析、研究、研发和设计,为青岛近二十年来所忽略的“青岛特色”再续辉煌。

“容得下世界,放不下青岛”是“青岛印象”系列的主题语,它充分体现了“青岛印象”系列包容世界、回归本源的高端精神主题,是“青岛印象”系列品牌的形象宣言。

“容得下世界,放不下青岛”表达了难以割舍的青岛情结和弘扬文化、建设青岛的使命意识。其语义延展没有受到青岛这一空间地域的影响,而是突出了一种人文和情感,并以此为基点,立足本土,放眼世界,建设更加美丽的现代青岛,正是这句主题语核心的价值理念。

在百余年的发展进程中,青岛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城市优势,“万国建筑博览会”是本土优势的具体体现,这种优势让青岛在中国的滨海城市中显得与众不同。但是发展的青岛没有因此而固步自封,相反的,随着社会的日益发展,青岛正以世界的眼光、优雅的自信向人们展示出崭新的城市形象。

“容得下世界,放不下青岛”正是契合了城市发展的远景寓意,把“青岛印象”品牌的精神内涵和核心价值生动的表现出来。青岛城建作为诞生于青岛的企业,作为城市运营团队的一员,生于斯,长于斯,已经“放不下青岛”;正因为“放不下”,所以有责任和义务传承和发扬百年建筑文化,建设美化青岛,为城市发展留下更多的建筑精品。

点击查看大图

© 青岛印象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18705号联系我们网站地图

外部登录内部登录版权声明隐私条款青岛网站建设:力图数字科技